• 光伏大跃进后遗症显现 部分省份预警踩点刹
  • 2016/7/30 9:05:26 全球最大 资讯最全-日普升太阳能光伏网
  • 日前,中电联发布2016年上半年用电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光伏新增并网装机容量突破1760万千瓦,而就在6月,国家能源局才下达《2016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2016年全国新增光伏电站建设规模1810万千瓦,其中,普通光伏电站项目1260万千瓦,光伏领跑技术基地规模550万千瓦。如此,近半年时间,光伏发电建设的全年指标已经接近完成。而根据另一尚未发布的权威渠道,今年上半年的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实际上达到22GW,已经完全超过全年规划目标。
     
      2013年以来,国家能源局和各地方政府对光伏产业的力推未曾有过停滞,国内光伏建设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但这种狂热背后衍生出各种问题和隐患,尤其当国家规划落到了地方,催生各种乱象和不规范。随着“630”抢装潮结束,国内光伏建设过度开发的问题逐渐浮现,可以预见,光伏很有可能将重蹈风电的覆辙,陷入弃光和补贴干涸的困境。今年一季度,甘肃、新疆等传统光伏建设重点区域弃光率数据惊人,分别达到39%和52%,而宁夏这种后起者,此前并无明显的弃光现象,一季度也达到了20%的弃光率,呈现出明显的恶化趋势。
     
      最近,无论是国家能源局还是地方政府,也都开始不同程度地意识到这些光伏发展问题的严重性,各地近日陆续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或规范或调控当地光伏发展,争取将其引入正常轨道,避免失控。
     
      江苏分类管理,科学配置
     
      江苏是国内光伏发展重点区域,作为东部沿海省份,拥有足够的负荷和消纳能力,多家知名光伏企业坐落于此,生产、配送、建设都有突出优势。2015年,江苏全省全年累计光伏装机422万千瓦,并100%实现了本地消纳;其中光伏电站304万千瓦,分布式光伏118万千瓦;全年新增光伏装机165万千瓦,仅次于新疆、内蒙古等传统新能源大省份,其中光伏电站132万千瓦,分布式光伏33万千瓦,是全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最大的省份之一。
     
      7月,江苏省发改委下达了2016年度光伏电站新增建设规模和组织编制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分类管理和科学配置建设规模,对国家能源局下达的120万千瓦普通光伏电站新增建设规模安排17万千瓦专项用于扶贫建设,“继续在省定扶贫开发县、六大片区开展光伏扶贫工作,涉及的县(区)各下达1万千瓦”;安排3万千瓦,“专项用于奖励引导,支持苏州建设国际能源变革论坛永久会址,打造同里绿色能源小镇,引导扬中市创建绿色能源岛(太阳岛)省级示范区,奖励中天科技代表江苏参加中国清洁能源‘十二五’总结与‘十三五’展望专题活动暨2016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各下达1万千瓦”;安排30万千瓦,由省统一组织优选,实施光伏“领跑者”计划;安排70万千瓦,继续采用“因素法”分解下达各省辖市规模。
     
      江苏光伏发展有序,分布式成绩突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其在分类管理、备案管理上下了较大功夫。该省去年的新增建设规模通知就规定了,“备案规模不得超过下达的年度规模。备案文件中应载明‘集中式光伏电站’、‘全额上网分布式光伏电站’或‘余额上网分布式光伏电站’类别。对于一次规划、分期建设的集中式光伏电站,可以一次备案、分期(不超过三期)实施,也可以分期备案、分期实施,但2015年拟开工建设的一期项目,必须明确本期建设规模,并且在以后年度安排时予以优先考虑”。对于分布式的管理更是细致,要求单个项目总规模不超过2万千瓦、接入电压等级不超过35千伏、所发电量主要在并网点变电台区消纳等3个条件,建设场地仅限于废弃土地、荒山荒坡、废弃物处置场所,以及不影响生态功能的滩涂、不改变农用地用途并且不影响生产功能的农业大棚和鱼塘,还要求各市会同当地供电部门开展现场调查确认工作,经调查,符合分布式光伏电站建设条件的,方可受理并备案;对于屋顶项目和全部自发自用项目则更为宽松和鼓励,要求按照相关规定随时受理,及时备案。光伏企业对这种管理认可度也较高,“地方政府部门敦促电网全面接入分布式光伏,遇到实际问题也会积极协调,例如帮助寻找屋顶资源等。此外,在核准和建设过程中,除了发改部门,土地、建设等部门也能保持较好的服务意识,各部门相互协调一致,增强了企业在当地开发分布式光伏的信心。”
     
      在分解建设规模时,江苏采用了“因素法”,通过不同因素的权重规划各市规模,要求各市要优先支持实力强、业绩好、技术先进的投资主体,尤其是这些投资主体用地、选址等前期工作充分、年内可以建成投产的项目。通过这种方法来规范各市建设,避免过度开发和疯狂抢装。
     
      宁夏进一步规范电站建设
     
      今年以来,宁夏出台多个文件规范电站建设,着力解决光伏电站项目占用耕地、弃光、过度开发等问题。1月,宁政办发布《关于印发光伏园区电站项目资源配置指导意见和光伏电站项目备案和建设管理办法的通知》,规定了光伏园区内配套产业与光伏电站的具体比例,严格控制建设规模;从行业技术(组件效率等)、土地使用、线路走廊标准等方面制定了建设标准,使得当前园区建设更具操作性和规范性。6月,宁政办转发自治区发改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全区光伏电站建设管理意见的通知》,继续严控光伏电站建设,提出“各市、县(区)人民政府要树立全区一盘棋的思想,不得另行制定光伏招商引资政策。对已经与企业签约、或正在招商引资的光伏项目要进行清理,对于未达到资源配置政策办法和有关标准的项目(产业投资类项目必须符合自治区鼓励类项目,其他项目不得计入配套投资),将不纳入指标管理范畴”,并且叫停了市、县(区)地面分布式光伏项目备案。
     
      可见弃光的恶化引起了当地政府的警惕,这两份文件都有具体严格的要求和实质的操作性,试图对已经过热的光伏建设进行疏通和管控。但从宁夏目前的情况来看,光伏突进的副作用还在进一步发酵当中,除了弃光等问题,当地的消纳条件限制将进一步引发火电和可再生能源之间的矛盾,作为当地经济命脉的火电将面临沉重压力。
     
      多地继续力推光伏扶贫与领跑者计划
     
      山西是光伏扶贫重点省份,从2014年10月就开始选取光照资源充足、并网条件具备、并有一定工作基础的临汾、大同两市的汾西、大宁、吉县、天镇、浑源5个贫困县作为光伏扶贫试点县。在每县确定10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共50个村率先启动100KW分布式光伏电站试点工作,每个试点村省里按照50万元的标准,共安排2500万元整村推进扶贫资金,用于光伏电站项目建设补贴;同时支持企业利用荒山荒坡和农业设施建设1-2个10MW以上的地面集中光伏电站。今年,山西发布了《关于坚决打赢全省脱贫攻坚战的实施意见》,把光伏扶贫作为重要的专项扶贫行动之一,安排资金2亿元,实施光伏扶贫和旅游扶贫工程,其中安排资金1.5亿元,在58个贫困县的300个贫困村建设100千瓦村级分布式光伏扶贫电站。
     
      此外,湖南邵阳2016年将投资11亿元用于光伏扶贫,已编制建议方案,并在隆回、邵东、邵阳县进行了试点推广,计划将在1273个贫困村采取每个村建设一座100千瓦的光伏电站的方式进行推广,全市装机总量预计将达到12.73万千瓦,总投资约11.457亿元。
     
      此外,国内第一个光伏领跑者计划也落地山西,根据国家能源局《2016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山西在光伏领跑技术基地建设规模中获得150万千瓦份额。7月,山西发改委下发《关于开展2016年全省普通光伏电站竞争性配置规模指标工作的通知》,推动各市发改委配合能源局通知,统一组织各市参与评优的光伏发电项目,完成资料报送工作。
     
      作为领跑者计划重点省份的内蒙古也发布了《包头市采煤沉陷区太阳能发电规划》,力推该项目建成1GW建设规模,帮助沉陷区实现能源利用方式转型,并为包头和蒙西地区输送清洁能源,实现区域电力供应平衡。然而,内蒙古已经属于严重弃风地区,可再生能源消纳本来就面临严重制约,该项目推行还需考虑更为切实可行的消纳方案。